澳门正规博彩娱乐网站

2019-08-08 07:54:51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王雪青

  依托于中科院对国家战略核心科技的超前布局,国科控股旗下企业在技术上往往能够达到行业领先的水平,但是距离大规模商业化尚有一段路要走,例如国科控股重点发展的光子、离子、量子等“三子”产业。在中科院,类似量子通信的超前科研还有很多,而科创板的到来,将为这些“硬核”科技开启一个黄金时代。

  从“两弹一星”,到载人航天和“蛟龙”深潜;从我国第一台计算机,到曙光超级计算机、龙芯系列通用芯片,还有寒武纪AI处理器;再从暗物质卫星、量子科学卫星,到可产业化的量子通信、人类基因测序等前沿技术……作为中国顶级科研学者的神圣殿堂,中科院众多优秀的科研成果犹如玉盘明珠,而在硬科技时代,资本的手总会挑选格外明亮的那颗,然后高高举起。

  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国科控股”)是首家中央级事业单位经营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代表中科院统一负责进行资产运营,掌管着7600亿规模的科技资产。其“掌舵人”吴乐斌,多年来致力于打通一条从科研院所知识IP到资本市场IPO之间的“运河体系”。

  岁月既积,卷帙自富。以科大讯飞、中科曙光为代表的中科院籍上市公司越来越多;随着科创板鸣锣开市,更有国盾量子、国科环宇、中科星图等多家公司争相奔赴科创板,国科控股旗下的上市队伍正加速壮大。

  对国科控股来说,科创板是一次前所未有、却似“量身定制”的历史机遇,国科控股董事长吴乐斌对此感受良多。

  鼓励旗下企业都上市

  中国科学院不仅是国家的高科技智库,亦是有待资本赋能的IP宝库。“现在中科院旗下已经有900多家企业,其中50%以上的企业都还没实现盈利,但是很多已经在细分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了,这些企业都是符合科创板定位的。”吴乐斌说道,“除了目前已经申报科创板的多家企业之外,后续还有寒武纪等公司也将首选科创板上市。”

  中科院一向鼓励科学家们带着技术成果创业,从中科院已经走出了不少优秀的企业,“养成”28家境内外上市公司。

  最早的代言人是来自中科院计算所的柳传志。1984年,40岁的柳传志带着中科院特批的20万元启动资金,与11位中科院技术人员创建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也就是现在的联想。后来又有了从中科大电子工程系实验室走出的科大讯飞,现在已是亚太地区最大的语音上市公司。AI浪潮中的明星企业寒武纪虽成立于2016年,但其最早可追溯至始于2008年中科院计算机所成立的10人计算研究团队,公司的两位“天才兄弟”创始人是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陈云霁、陈天石。

  从技术到商业,从实验室到市场,是中科院旗下企业共同的成长路径。“对于中科院的每个创业公司,我都希望他们以上市为目标。”吴乐斌的宏大愿景,超乎记者预料。他解释道:“从现有经验来看,上市是帮助企业做大做强最有效的途径。除了极少数的优秀企业没有上市之外,绝大多数行业领先的企业都需要资本市场的助力。”

  科创板加速科研成果转化

  作为国资运营公司,国科控股代表中科院统一负责对院直接投资的全资、控股、参股企业经营性国有资产行使出资人权利,其“掌舵人”吴乐斌,多年来致力于打通一条从科研院所知识IP到资本市场IPO之间的“运河体系”。

  这条“运河”怎么挖,才能给科技成果转化引来“活水”?这一直是吴乐斌思考的问题。据介绍,围绕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国科控股2014年制定了“联动创新”纲要,通过建设投融资平台、双创平台、产业智库、创新、创新领军人才平台等九项主要措施,积极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新材料等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在吴乐斌看来,助力科创企业发展,“基础设施”的搭建必不可少。首先是投资平台。国科控股现在正在组建三只母基金:第一只是成果转化母基金,目前已经开始运行;第二只是联动创新母基金,组建完毕后将很快投入运营;第三只则是绿色发展母基金,主要是把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外溢对接中国市场和企业。

  其次是融资平台。硅谷有硅谷银行,以色列有科技保险。“中国要具备同样的创新水平,也非常需要科技银行和科技保险。”吴乐斌说,“其中,科技银行可以通过‘投、贷、服务’联动的方式,解决科技型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目前国科控股的科技保险和科技银行两大平台还在准备阶段。”

  若是能搭建好这些基础设施,尖端科技才能实现创意到产品、产品到销售、销售到利润、利润到上市、上市到行业领袖等五个阶段的跨越。对于高科技企业来说,从销售到利润的阶段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这个时期又正是公司需要资金扩展市场和提升产品的关键时期。

  科创板的设立,可以让科研成果转换跳过原来“有利润”的环节,帮助科创企业提前一个阶段拿到资本市场的“门票”。吴乐斌认为,科创板淡化盈利指标,能让中国的科技创新企业在真正需要资金的时候向公众融资。“从这个角度看,科创板加速了中科院的科研成果转化,有望让中科院从科创‘领先一步’走向带动‘经济突破’的功能升级。”

  布局超前的科研“担当”

  依托于中科院对国家战略核心科技的超前布局,国科控股旗下企业在技术上往往能够达到行业领先的水平,但是距离大规模商业化尚有一段路要走,例如国科控股重点发展的光子、离子、量子等“三子”产业。

  国科控股对量子领域的布局由来已久。继入股量子设备制造商国盾量子、牵头成立中国量子通信产业后,2016年,国科控股决定联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潘建伟院士等技术团队,发起设立国科量子通信网络有限公司(简称“国科量网”),目标是引导市场资金参与量子网络建设,通过网络建设和运营,打通量子通信产业链上下游。

  这是一次促进量子通信产业链、资本链及创新链“互动联接”的探索。吴乐斌认为,二战时需要苦心破译的密码如今看来已非常简单,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一般的通讯保密措施已经理论上都可以被破解,通过量子物理进行通信加密的安全性更高。

  我国在量子通信领域走在世界前列。依托于2011年、2013年前瞻布局的“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和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京沪干线”技术验证及应用示范项目,中国“星地一体”的量子网络雏形出现,并进行了世界首次洲际量子保密视频通话。这引发了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对量子通信的高度重视与战略跟进。

  “星地一体”量子网络建设已经成为全球共识。2018年2月,国家发改委立项支持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国家广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络项目建设,为我国的量子通信继续保持领先奠定坚实基础。国科量网担此大任,正在建设覆盖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区域的量子干线网络。

  一流的企业做标准。在中国科学院和工信部的支持下,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专门成立了量子通信与信息技术特设任务组,正在积极参与和引导国际国内量子通信有关标准化工作,国科量网和国盾量子都是国际标准的牵头制定者。

  量子通信何时能实现大规模应用仍是市场关注的问题。吴乐斌认为,量子通信在法律法规上虽然有空白,但并没有太多障碍。对一个新技术来说,最好的支持不是只靠政府出钱,而是“出现一批有远见的用户”。他预计,量子保密通信会在政府、金融、国防、安全等2B领域率先得到广泛应用。“使用创新的技术和服务的用户,实际上有点像无名英雄,很值得鼓励。”

  “下一步我们还将继续加大支持力度,更快更好地推动量子通信产业等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吴乐斌说:“这些新经济有可能很长时间没利润,但是它们代表了正确的方向。现阶段需要有眼光的投资者支持,静待产业爆发后获得丰厚回报。”

  在中科院,类似量子通信的超前科研还有很多,科创板的到来,将为这些“硬核”科技开启一个黄金时代。